杭州离婚律师

    【新冠肺炎疫情反思录】之八 以“敏感词”过滤言论违宪,应予废除

    随着自媒体蓬勃发展,除了各类官媒,民众也通过自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于是乎,网络言论管控也跟上了,各个博客、微博、贴吧等开放式网络平台均奉令对题主文字过滤“敏感词”来限制公民言论自由,且愈演愈烈。李文亮医生派出所给予“训诫”。有时你写出来一篇文章放到网络平台上,不是通不过,就是被删除或屏蔽。令人头痛的是:这种敏感词库从不会公布。于是乎即使你根据自己的理解,将涉及敏感人物、敏感事件、敏感观点的词汇均删掉或代替,仍然无法通过。不久前,我的一个朋友在某平台发布一条商业广告,都是产品描述,但就是通不过网站自动审核,怎么也发不了。后来我看了他的内容,建议他删除“详细聊”三个字,竟然通过了,这个幽默段子,我们却笑不起来。

    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的自由”。“敏感词”制度毫无疑问是违宪、违法的制度。列宁把各国宪法从是否认真实行而分为“纸面上的宪法”和“实际的宪法”,任何一个人民的政权都不会把宪法公民权利的条款当成仅仅是纸面上的东西。至于所谓“维稳需要”的理由并无宪法依据。况且根据党和政府与人民利益相一致的原则,任何集团也不允许产生与人民利益相背离的集团利益、甚至个人利益,故“敏感词制度”也没有理论基础。假如担心个别蛀虫贪腐、谋取个人或小集团私利而影响党和政府形象,则应对内使劲,以党纪国法惩治之,而不应以“敏感词”过滤群众声音,从而养痈遗患,损害人民的根本利益。

                                         (20202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