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离婚律师

    【新冠肺炎疫情反思录】之九 如平台违宪封号,我们应勇敢维护言论自由的宪法权利

    此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由武汉蔓延向全国,给数以亿计人民的健康乃至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或威胁……。国民普遍看法是:人祸成分要大于天灾——正是由于这些年来违宪屏蔽不同声音,才造成真话被当成“谣言”,真正的谣言(如“没有明显的人传人”)却堂而皇之误导人民,为新冠病毒从酝酿到肆虐中华大地“赢得了最初的宝贵时间”。

    联想到近年来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信息平台用户每每因“发布含有敏感信息的内容”被平台提供方封号的的情形,我们深感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言论不自由的憋屈。这些平台封号的依据丝毫不可预测,因为他们依据的不是法律或者提供了明确标准的合约,实际上只是他们封号的标准是掌握在平台网管手中秘而不宣的“敏感词词库”和一个违宪的“互联网管理规定”。

    我们无法想象:如果与一个人打交道,他只是笼统地告诉你:“你不能触碰我的底线,否则你就死定了”,但他的所谓“底线”却从来秘而不宣。然后某一天他会冷不丁告诉你:“因你发布‘违法信息’(他们主子的私法)”或者“你发布敏感信息”,所以你被封号、封贴了,微博、微信公众号平台就是这样做的——他们的“敏感词清单”从来没有公布过,我想:他们也不敢公布敏感词清单,因为一旦公布,我们马上看到了他们所谓的“敏感词”是何等的非法。

    互联网公众平台的提供者与用户是互为权利义务的共生关系,不是平台对用户的单方恩惠——用户依赖平台发布与传播信息、平台利用众多用户形成的生态盈利。如果用户都不再利用平台,平台的利润肯定会枯竭。但平台提供者却倚仗己方的强势地位,在互联网管理机关的违法施压下对用户采用无理霸凌行为,限制公民合法的言论自由权。

    权利在于争取,没有人会恩赐给你,故笔者建议被无理封号的你,拿起法律武器勇敢地维权。通过我们的努力,让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生态健康、清朗起来。

    最后,转贴几句网上抄来的言论,据说1943年我党的《新华日报》曾这样斥责国民党反动派:“为什么不搞多党制?怕什么?想来想去,可能怕失去权力。为什么不搞司法独立?恐怕是怕被审判。为什么不搞宪政?怕不能以权谋私。为什么要搞党国?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怎么能代表国家?为什么不搞新闻言论自由?怕民众不再被愚弄。为什么不搞直接选举?怕利益集团的人做不了官了。——1943年《新华日报》”

     

    (写于2020年2月20日)